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第一个死的人
    “奖励?”宁晔皱着眉,随即问道:“是钱吗?”

     “比钱更加实惠,是能力。”这声音讲完后,随即慢慢陷入了沉寂。

     “能力?”宁晔有些疑惑,但是怎么呼喊那声音也没出现过。

     回到营地时,宁晔将询问了徐征遥,问他有没有听到那神秘的声音出现,但是后者只是满脸疑惑。

     幸好颜洛倾将那一些肝脏给保护住了,所以才有东西煮给张德彪吃。

     宁晔拿了一个瓶子割开,做成漏斗形,往里面添加一些石头木炭沙子,割了衣服的一块布做成了一个简陋的过滤器。

     这油漆罐做成的锅可不小,装得水能够他们五人喝,荒岛求生的第五天,他们终于喝上了热水。

     捧着那用椰子壳做成的碗喝着热水,众人长时间紧绷的神情缓和起来。

     当苏伊城将用肝脏熬成的汤喂给张德彪喝下后,这苍白的脸色才恢复一些愠色。

     此时时间已经是下午两点多的时间了,太阳也是最大的时候,外面温度已经上升到三十六度左右,在这种高温,宁晔也不想出去,于是开始和众人搭建起房顶来。

     房子简单,是用几根碗口大小的树木搭建在一旁的树木支架上利用藤蔓绑定住,随即用那些宽敞的树叶遮盖。

     整个下午都在忙碌着些事情,宁晔将他们营地附近的地方都清扫干净,如果有什么东西过来能够清楚看到。

     “你打这些桩干嘛?”徐征遥看着宁晔竟然耗费这么多功夫在营地附近钉上一根根木桩,疑惑问道。

     “我在小溪边发现有熊和蟒蛇的足迹。”宁晔让徐征遥搭把手搬起大石头将木桩钉了下去。

     徐征遥闻言也是脸色凝重,他知道这两种生物的恐怖性,于是也帮忙收集木棍削尖。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经过一天的忙碌,此时的营地终于有了几分模样。

     趁着天色还有些微亮,宁晔喊来徐征遥,两人将那晒干的羊肠做成的绳索拿好,开始出去布置陷阱捕猎。

     宁晔收集了一些虫子和海贝肉,用羊肠绑在一根扳得弯曲的小树上,随即在地上用一些小木棍插在泥土上,环绕成一个圆形,羊肠绳打成活结套在这个圆上,里面放着虫子等诱饵。

     很简单但非常实用的陷阱,这是宁晔小时候在家乡放牛的时候经常和同伴布置的陷阱,曾经抓到过不少的野鸡或者是鸟类。

     还有另外两种陷阱,一种是搬起一块石头用木棍撑起,将诱饵放在下面,只要有动物进来碰倒木棍石头就会砸下,另一种是和第一种类似,但是他是放大版,里面不放诱饵,而是将圆圈放大,在一些窄小的通道中摆放,只要有野兽踩上就会被绑住脚。

     今天吃了羊肉,就算晚上众人仅仅吃了些贝壳,也还能忍受。

     一夜无话,今晚的天气还不错,众人渡过了第五天迎来了第六天。

     清晨醒来,营地附近都被露水打湿,几人都是早早都醒来。

     宁晔跟她们说好今天的规划。

     两个女生就负责把营地四面搭建能够挡风的墙壁,徐征遥负责继续将营地的木桩打满,而宁晔则是去寻找食物。

     来到昨天的陷阱,宁晔一个个看过去,都没有什么动静,但是很快,他终于有收获了,只见一只野鸡此时被吊在半空中,身体已经僵硬掉,头颅被绳索紧箍着有些发紫。

     得到一只野鸡也算是收获不菲了,宁晔将它取下来,重新布置好陷阱,随即前往小溪边取水。

     果然那小溪边除了新的脚印外,那些生物的脚印再次出现。

     这样的日子足足过去了五天,这几日宁晔他们的陷阱都能够出一点货,虽然每天都是带着饥饿睡去,但是这已经能够生存下去了,张德彪也靠着一些汤水恢复过来了,虽然身体还是很虚弱,但已经能够自己活动了。

     然而一场惊人的变故突然来到。

     海岛新一场暴风雨来袭,这一场暴风雨比之前的还要大,狂风呼啸,远处传来霹雳树木断裂声。

     幸亏这几天努力将营地搭建好,所以这场暴风雨对他们的影响降到了最低。

     这一场雨足足下了半天,直到凌晨才停止,只剩那蒙蒙细雨。

     这种天气潮湿无比,营地几人此时沉睡过去。

     半夜,那颜洛倾醒来,轻轻摇醒一旁的苏伊城,小姑娘满脸倦意,低声问道:“洛倾姐,怎么啦?”

     颜洛倾低声说道:“我肚子不舒服,你陪我去上厕所好吗?”

     苏伊城点了点头起身,这几天她们都是这般相互照应,毕竟两个女生非常不方便,像宁晔他们能够脱掉衣服直接跳入海中游泳洗澡,但是她们却不行,上厕所还要结伴。

     在营地几十米外就有着一个简陋的厕所,然而没等她们走出不远,一声响彻云霄的惊呼响起。

     宁晔在睡梦中惊醒,听到这声惊呼,立马就冲了出来。因为雨后,天空清澈,月光皎洁,能够清楚看着两道身影正在相互搀扶站在那里。

     宁晔跑过来后,看到这一幕,一股寒意从脊椎骨升起,身后冒出冷汗。

     那搀扶着的两个女孩此时正在呕吐着,只见在不远处,那张狂倒在地上,一双眼睛瞪得滚圆,反着鱼肚白满脸都是惊恐之色。

     在他腰间下半部的躯体消失了,只有那血淋淋的内脏流出来一地。

     这张狂竟然这般恐怖的死在他们营地不到百米的距离外而他们却没有听到一点动静。

     看着那被雨水淋过,皮肤有些发肿苍白,宁晔强忍住从胃中传出来的呕吐感觉,心中明白这是在暴风雨的时候发生的事。

     第一个死的人终于出现了,而且李子恒和江海莲还不知生死,赶过来的徐征遥和张德彪都如同颜洛倾他们呕吐了起来,满脸惊恐。

     大家都是生活在令人羡慕的和平年代,对于这种死人平日顶多是在朋友流传的一些车祸现场的视频见识过,但是仅仅是那些视频都让人觉得恶心惊恐,现如今一具只有半截身躯,肠子流满地的尸体并且还是认识的人出现眼前,那惊恐之意充斥着整个人。